博才官方客服飞机:@bocaizp888
关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才资讯 > 曝光平台

将诈骗赶尽杀绝 博彩才能独善其身

来源:摘转 时间:2021-10-26 作者:博才资讯

1.png

缅北人员限期回国的新闻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之后,“瑞丽万人排队等待自首”的报道也铺天盖地袭来,加之柬埔寨地也开展了更严格的排查劝返工作,让越来越多的博彩从业者萌生了回国上岸的念头。



即便机票商们将机票价格一再加码,就差在脸上刻着【趁机割韭菜】几个大字,但面对愈加严峻的形势,不少被吓坏的博彩从业者们依然引颈受戮,无奈接受着天价机票。


这些身处菲、柬、迪的博彩从业者们恐慌的根源,基本就是担心被注销户籍,或者家门口被喷上【电诈逃犯户】的公告简而言之,就是担心被当成诈骗分子。这种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对缅北的打击行动已经让大陆政府尝到甜头,这些成功经验必然会被复制到其他热点地区。虽然博彩不属于诈骗,但谁让缅北的博彩大佬们不争气呢,不仅没有拧成一股绳将诈骗拒之门外,还没有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以至于让诈骗悄然混进了博彩圈,并且还发展到现如今规模,大陆政府也分不清谁是诈骗、谁又是博彩,干脆一刀切,把所有人都当成诈骗分子。


反过来看,菲律宾、柬埔寨、迪拜等地区有没有办法规避这种被一刀切的风险呢?小编认为是有的,就看这些地区的博彩大佬们是否愿意去做。


诈骗如同病毒,感染周边环境


普通人一直很难分清博彩和诈骗的区别,甚至有个专有名词——“网络违法犯罪”,用这个名词将博彩和诈骗笼统的捆绑起来。相关部门虽然能分清其中区别,但为了遏制博彩的发展,他们干脆也含糊不清的将博彩与诈骗混合在一起来讲,但是博彩从业者应当明确自己与诈骗的本质区别,这是完全不同的性质,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法律责任。


圈外对两者定义不清,圈内也有个尴尬现象——诈骗总是喜欢跟着博彩走,依附在博彩的周围,而博彩往往意识不到诈骗带来的危害,对周边的诈骗分子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例如每个博彩集中区域内都有诈骗团伙,在柬埔寨的西港、暹粒,菲律宾的甲米地、克拉克都有大量诈骗团伙,这些团伙往往借博彩之名、行诈骗之实,外界很难分清谁是博彩谁是诈骗。虽然外界分不清彼此,可是博彩从业者却往往心知肚明,只是大多人都抱着“反正骗不到我,就跟我没关系”的心态,任由诈骗团伙不断壮大。


但是任由诈骗团伙扩张的后果是极为可怕的,因为诈骗的危害性远高于博彩,大陆对于诈骗也是零容忍的,缅北地区就是例子,在该地区的诈骗势头远超博彩之后,大陆干脆采用一刀切的策略,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回国接受调查。


对比来看的话,大陆对博彩虽然也是打压和遏制发展的态度,但却不会赶尽杀绝,典型的例子就是澳门,大陆从来没有限制老百姓前往澳门,即便明知道大部分去澳门的游客都是进赌场的。


并且从定刑的实际情况来看,博彩从业者被认定的都是开设赌场罪的罪名,而不是诈骗罪的罪名,这都是本质区别。


反过来看,如果缅北地区的博彩从业者早早将诈骗团伙赶走,不让诈骗团伙发展壮大,是否能规避这次全面打击呢?


答案是肯定的!


缅北地区的博彩有着非常久远的发展历史,在各种小说和电影中都有描写,大陆政府也心知肚明,却从没有展开强力管束,甚至连边境管控也一直是以打击贩毒走私为主,对于越境赌博的大陆居民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抓到也没什么惩处。


但恰恰就是近几年诈骗团伙飞速扩张之后,大陆政府才开始重视缅北地区,从最初的针对性执法、大范围封号,到后来的边境控制、大规模劝返,到现如今的全部限期回国。正是缅北的博彩从业者放任诈骗团伙蚕食自己的生存空间让诈骗成为缅北的代名词,嚣张到大陆政府忍无可忍,结果导致所有人都没饭吃,全都卷起铺盖回国接受调查。血淋淋的案例值得菲律宾、柬埔寨、迪拜等地区的博彩从业者们认真反思,如果任由身边的诈骗团伙壮大,当这些诈骗团伙的名声盖过博彩,成为地区代名词之后,肯定也会被大陆政府一刀切,届时所有人都得回国接受调查。


诈骗分子如同疯狗,危害所有人


很多博彩从业者其实都是懵懵懂懂的,以为诈骗团伙的目标都是身处大陆的人,自己只要提醒大陆亲友注意防范即可,至于自己在国外的安全,完全不需要担心。


但是如果仔细梳理,从骗招、绑架招聘,到换汇骗局、仙人跳,再到抢劫、枪杀等行为的发生,难道不是诈骗分子带来的?难道还有博彩从业者没有受到影响?


这些诈骗分子并不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逻辑,身为毫无底线和良知的诈骗分子,他们不仅在网络上骗大陆同胞在现实生活中也蠢蠢欲动,将身边的博彩从业者或者其他中国人作为侵害对象。


以菲律宾马尼拉为例,2016年之前就已经有不少博彩公司在实际经营,当时的卡卡湾、克拉克、makati等都是博彩业扎堆的地区,但是那时的博彩业氛围相当友好,即便偶尔出现一些高额赔付的情况,但绝少出现各种恶性案件,求职或者人际交往等行为都不属于高危行为,大家约见网友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当时的博彩从业者主要防备的是菲律宾当地的犯罪分子,而不是自己的同胞。


但是从2017年开始,一些诈骗性质的公司就陆续出现,诈骗分子们无恶不作的行为也逐渐导致博彩圈的安全环境急剧恶化。到了2019年,柬埔寨818事件之后,大量柬埔寨的诈骗团伙涌入菲律宾,更是让菲律宾的博彩环境如坠深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降至最低点,连最简单的求职和换汇都成了送死行为。

image.png

以上图为例,这些都是近期被逮捕的绑架案嫌疑人,而这起绑架案的就发生在菲律宾文化中心附近,距离菲律宾副总统的官邸椰子宫不足千米,属于菲律宾政治中心,但即便如此都没能震慑这些绑匪。


这些嚣张的绑匪从何而来?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诈骗组织的招聘套路,几乎与绑架组织一模一样。


而早些年在正规博彩业聚集的马尼拉,根本就没有类似的中国绑架组织,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跟随诈骗团伙的发展而出现。


与诈骗没有和解空间


一些博彩从业者意识到了诈骗分子们的危害性,选择和他们划清界限,但是这些诈骗分子总是如影随形。


博彩搬迁到菲律宾,诈骗分子们就跟到菲律宾;博彩搬迁到迪拜,诈骗分子们就跟到迪拜;这些诈骗分子如同狗皮膏药一般令人厌烦,和绿头苍蝇一般让人恶心。


并且在诈骗分子们实施犯罪之前,大家不知道究竟谁是诈骗分子,而诈骗分子在实施犯罪之后又马上就溜之大吉,让人无处寻找。


更加令人无奈的是一些博彩集团明知道诈骗分子的存在,但是为了利益,仍然将自己的牌照或者办公室租给这些诈骗人员,让诈骗分子有了栖身的土壤。


缅北人员限期归国的场景相信博彩从业者们都看到了,即便是国外疫情依旧严峻的时刻,即便国内仍然有很大的防疫压力,但各级政府部门依然对缅北人员发出强制召回的命令,一时间中缅口岸人山人海,场面比当年的西港大撤离还要壮观。


如果博彩从业者们仍然意识不到诈骗分子的危害性,仍然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任由诈骗团伙发展壮大继续给诈骗分子提供生存空间和发展便利,缅北的场景很可能会在菲律宾、柬埔寨、迪拜上演。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6月5日中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与柬埔警察总监开展视频会议,宣布适时启动联合严打专项行动,柬埔寨警方将根据中国警方的要求,在柬埔寨开展行动打击


跨境犯罪,抓捕并遣返中国籍犯罪嫌疑人。而在同一天,菲律宾警察总监和中国驻菲律宾使馆的高级官员以及菲华商联总会的官员举行会晤,双方就打击跨国犯罪等方面进行了沟通。同一天时间,两个博彩主要聚集地的警方首脑都与中国官员进行了会谈,这意味着什么,值得每个博彩从业者深思。只有将诈骗分子赶尽杀绝,让诈骗团伙滚出博彩圈,博彩才能以更加积极正面的形象示人,大陆政府的一刀切政策才会轻易实施。

image.png

分享到:
博才官方客服飞机
@bocaizp888
工作日 10:00-21:00
关于我们
品牌推广
网站特色
咨询反馈
友情链接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18-20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博才资讯网

地址:博才资讯网 EMAIL:bocaizp@gmail.com

Powered by Bocaizp.

用微信扫一扫